现在位置:夹马口网页 -- 首页> 相关报道>      

《山西日报》2017.6.13

黄河水流到我们村

 

文/相从智

 

这几年,每到春暖花开和秋收季节,总有亲朋邻里打电话或捎口信:"退休啦,别老待在城里,回家乡转转吧!黄河水已流到咱们村,村里变化可大了!"作为从农村走出的农家子弟,每听到这些话,我心里总像开了花,所以,每年春秋都要设法回到村里住上几天,同父老乡亲和儿时伙伴分享他们的辛勤和欢乐。

我的家乡罗村,地处临猗县东北角,属于丘陵区。这里是小盆地,东西南三面丘坡环绕,北面倚枕孤峰山,地形活像古代一个铁灯盏。盆地的北边是沙壤,盆底平川是垆土,其他三面皆是黄土,东南角还有一块料浆土。地形复杂,土质多样,本来物产可以丰富多彩,就是干旱缺水,给农民生产、生活带来了极大困难。

有了水之后,农民积极调整种植结构,大力发展经济作物,苹果、红枣、鲜桃、葡萄已布满整个盆地。目前有8000亩粮食作物、7000多亩经济林,一年三季,林禾生长茂盛,这个千古万代一年只种一茬庄稼、一亩只产一二百公斤粮食的干旱地,现在都改为了一年两种,小麦一亩可产400多公斤,复种玉米还可收获600多公斤,到处都是良田。尽管基本实现了机械化,农民还是一年四季不闲,在外打工的人回来了,到秋收季节劳力不足,许多家要开着汽车到外县请临时工。那些早栽的苹果已经收益,村里建起两个大果库,一次可贮藏150多万公斤,秋冬时节外地客商纷纷来到村里收购苹果。黄河水给全村一年至少带来2000万元的纯收入,人均增收5000多元。粮丰果茂,鼓起了农民的腰包,罗村半数以上农户盖起了新砖房,还有百十户在县城给孩子买了楼房。村民韩小培,前年20多亩苹果一年收入40万元,一次盖起两栋小楼,两个儿子每人一个独家院。随着经济发展,农村分工、分业越来越细,村里出现了种苗、果技、农机专业户,有了加油站,专门从事农果业服务。村中间农资门市部、日用百货超市、饭店、理发馆也纷纷开张,形成了一个商业服务中心。

罗村的变化,只是临猗县许多乡村的一个缩影,罗村的过去也同全县有着紧密的联系。临猗县是运城市的农业大县,基本属于平川区,但是,县境边缘唯一一座孤峰山,就让罗村及周围几个小村摊上了。别看孤峰山不大,过去这里却流传着一首民谣:"人人都说泰山高,泰山只到孤山腰。"其实,泰山海拔1545米,由于地处滨海的齐鲁平原,体现出高拔险峻之势,成为五岳之首;孤峰山虽不出名,立在黄土高原上,看起来也不够高大雄伟,海拔却也1411.2米,两山确实可以比肩。这样的地理条件,决定了我们村一带干旱少雨,用水十分困难。方圆一带早就有民谚:"有女莫要嫁罗村,村又大、井又深,埝地里割麦热死人(罗村小盆地夏季闷热,地畛长又无树)。"这里祖祖辈辈都是旱田劳作,盼雨度日。由于人均土地3.87亩,丰年粮食有余,曾经一年给国家贡献过52.5万公斤小麦,但靠天吃饭,十年九旱,农业产量低而不稳,群众仅够温饱。2010年以前,村里常年在外打工的1100多人,女青年大都嫁到了外村,小伙子娶不到媳妇,有的外出招亲,成为周围有名的贫困村。

其实罗村人并不甘于贫困,他们也是有志气、敢拼搏的农民。抗日战争中,这里是游击区,合作化时期曾经是学大寨的先进单位,就是干旱捆住了农民的手脚。几十年来,群众为了解决水利问题,先后掀起过三次打井高潮。第一次是上世纪70年代,集体组织农民在盆地里打井,一共打了8眼,只有5眼成功,出水量不到30立方米,一眼井只能浇地百十亩。第二次是上世纪90年代初,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以后,农民有了种田积极性,也有了积蓄,由一些先富户发起,联合群众个人投资,在盆地周围打井,请来县上机井队一连打了5个黑窟窿也没见到水,最后还把钻头掉到岩洞里,每户赔了几千元,这给农民头上又泼了一盆冷水。从此群众认为罗村地下无水,打井取水的路子走不通。第三次是进入21世纪后,周围村民已靠种植苹果致富,我也快到退休年龄了,决心为家乡办一件实事,于是发动子侄集资,申请国家资助,特邀请来省地质钻井队。结果花了30多万元,钻深400米,其中石层就有250米,终于打成一眼出水量50立方米的深井。群众看到希望,于是又有一些中青年先后打成6眼井。但是,由于井深耗电量大,浇一亩地费用需要150元左右。尽管如此,到2010年全村总算有了14眼深井,能浇地2800多亩。

2008年,家乡干部群众听说夹马口引黄工程要北扩,全村立刻像开了锅,大家奔走相告,激动不已,认为多年盼水的梦想将要实现了。回想1958年临猗县修引黄工程时,他们的父兄曾背着干粮,到30公里外的坡下参加义务劳动。当时领导曾说,坡下实现了水利化,就引水上塬。可是50年过去了,他们眼看着坡下五谷丰登,自己却依然如故。这次好不容易盼到夹马口引黄要北扩,罗村虽然是渠尾,总算有了希望,所以,干群都铆足了劲准备迎战。后来一打听,罗村只安排有14支渠一条,这样,即使黄河水来了,能浇上坡地也浇不了埝地。于是他们通过人大代表积极建议在盆地再增开一条支渠。这个建议被政府采纳了,一年可从夹马口北扩工程引水300多万立方米,从而实现了全村水利化。

夹马口引黄是我国黄河上第一座高扬程电力提水灌溉工程。1958年临猗县发动全民兴建,两年完工,从黄河提水9.5个秒立方,扬高70米,灌溉了全县坡下40万亩耕地,使该县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小麦总产达到2.5亿公斤,每年给国家贡献0.65亿公斤,棉花总产600万公斤,成为山西省地地道道的农业强县。进入上世纪90年代中期,有关部门为了满足坡上群众对水的要求,多次提出上马北扩工程,但历时10年都因投资问题无果而终。直到2006年,才决定由省财政投资2.6亿元立项开工。这项工程在临晋泉社村建立二级扬水站,提水能力12个秒立方,干渠总长27公里,可浇地40.6万亩,受益人口20.1万。

我的家乡罗村虽然只是引黄北扩工程受益的83个行政村中的一个,但是,却充分反映出这项惠民工程的重大意义。如今,全村已办起10个养猪场、6个养鸡场,增加了一批养羊专业户,决心发展畜牧业,减少化肥、农药施用量,逐步实行水果基本施用农家肥,产品实现无害化;同时以在外办企业和专业户为龙头,正在推进土地流转,走农业集约化道路。村民朱中道原在外边办预制厂,积累了资金和管理经验,已在埝里集中了近300亩地办起了园林苗圃。

"踏遍青山人未老,风景这边独好。"在黄河水的滋润下,罗村及夹马口灌区的农民正在迈开农业现代化的矫健步伐!

作者简介

相从智 1939年7月生,山西临猗人。研究员,中共党员。毕业于山西大学政治系。曾任山西省人民政府党组成员,省长助理、运城行署专员、山西大学党委书记。是全国政治学会理事,山西省政治学会副会长,山西省教育家、科学家、企业家交流协会副会长,是中共山西省第五、六、七次党代会代表,山西省第十四、十五两次全国党代会代表,山西省第七次人大会代表,第七届省政协常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