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夹马口网页 -- 首页> 重点推荐>      

大水网能给山西带来什么

来源: 山西新闻网
时间:2011-5-6

 

 

 

为寻求解决水资源短缺的治本之策,“十一五”期间,经过努力,山西当地地表水供水能力显著增长,达到37亿立方米。


“如何把费很大劲蓄起来、拦起来、提上来的地表水、黄河水送到最缺水的地方,这是“十二五”我省主要解决的水问题。”山西省水利厅厅长潘军峰表示。


“大水网要解决的问题,归根结底是水资源的时空分布不均的问题,实现资源互补、丰枯调剂。”比如,通过东山供水工程,把左权县内丰沛的漳河水调到太谷县,补充水资源相对紧缺的汾河流域。


两纵十横构建大水网


近日,山西大水网规划出台。透过一串串数字一幅幅图表,仿佛看到若干年后我省山川壮美、碧波万顷的水利蓝图成为现实。


山西大水网是以纵贯我省南北的黄河北干流和汾河两条天然河道为主线,以建设覆盖全省六大盆地和主要经济中心区的十大骨干供水体系(十横)为骨架,通过连通工程建设,将黄河、汾河、沁河、桑干河、滹沱河、漳河这六大河流及各河流上的大中型水库相连通,实现“两纵十横、六河连通,纵贯南北、横跨东西,多源互补、保障应急,丰枯调剂、促进发展”的工程体系。


工程完工后可使全省总供水量由目前的63亿立方米提高到86亿立方米。


大水网的“两纵”分别是:


黄河北干流线。北起偏关县老牛湾,经已建的万家寨水利枢纽,规划的碛口、古贤水利枢纽,和已建的禹门口、浪店提黄工程,南至垣曲县的马蹄窝,全长965公里,构成大水网的一条天然纵向水道,作为向境内供水的主要水源地。


汾河——涑水河线。以汾河为主干,通过已建成的万家寨引黄南干线将黄河与汾河连通,黄河古贤供水工程将汾河与涑水河连通,形成815公里纵贯我省南北腹部地带的又一条纵向水道。


“十横”主要是十大骨干供水体系,通过两纵相连接。其中有5横是从黄河取水,另外5横是利用已调蓄的境内地表水;从水量上有37亿是境内地表水,24亿是黄河水。


十大骨干供水体系供水区总面积7.66万平方公里,占全省总面积的49%,覆盖全省大同、忻定、太原、临汾、运城和长治六大盆地、11个中心城市、70个县(市、区),受益人口2400万,GDP占全省的83%。


山西大水网2015年平水年时总供水量可达到66亿立方米,较现状增加19亿立方米,有效灌溉面积增加193万亩;2020年平水年时供水量可达到76亿立方米,较现状增加29亿立方米,有效灌溉面积增加213万亩。正常年份和一般干旱年份可满足供水区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需水要求;严重干旱年份和特大干旱年份动用地下储备水源,增加外调水量,可保证城乡生活用水和关系国计民生的生产用水。


目前,山西大水网已建、在建和规划的主要地表供水工程共有76处,总供水能力59.4亿立方米,其中,已建工程61处、现状供水能力35.3亿立方米,在建工程5处、设计供水能力7.6亿立方米,规划工程10处、设计供水能力16.5亿立方米。


由点到网重在连通


2008年开始,我省加大水利建设投资。规划总投资130亿元的35项应急水源工程,开工33项,到去年年底已建成27项。这批工程基本涵盖了新中国成立以来我省不同时期规划的全部重点工程,其中包括3座大型水库(张峰水库、泽城西安水电站、柏叶口水库),两座大型灌区(夹马口北扩、北赵引黄),两大引水工程(坪上应急引水、和川引水枢纽)。


但是因为缺乏连通环节,部分供水工程只能就近供水,供水范围小,水源工程效益不能充分发挥。以我省晋中南部为例,位于漳河流域上的晋中云竹水库和石匣水库建设于上世纪50年代,建成以后一直没有供水对象,大部分水量流出境外。而与其一山之隔、直线距离不到50公里的汾河流域的平遥、介休、灵石等县(市),水资源严重短缺,直接制约了当地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


大水网建设就是在进一步完善各“点”建设的同时,全面建设一批连通工程,“通过建设河库互联互通工程,解决全省水资源空间分布不均、地区用水差异较大的问题,在空间和时间上满足各地区用水需求。”


据悉,大水网今年将新开工建设西山引黄、东山供水、中线引黄工程、禹门口东扩等六大工程。


其中,西山引黄工程规划新建引黄工程145处,发展灌溉面积122万亩,同时改善和提高431个自然村、12万多农村人口的饮水问题,并解决偏关、河曲、保德、兴县、临县、柳林、乡宁等7县的部分工业用水;东山供水工程,从晋中东部水库调水至晋中盆地南部5县(市),保障晋中南部用水需求;中线引黄工程,从黄河干流取水,通过400米扬程和110公里输水线路,在黄河与三川河、文峪河、汾河之间形成互联互通工程,解决吕梁市用水问题。


另外,今年还有五项工程要完工,分别是:松塔水库、石膏山水库、恋思水库、八泉峡水库、禹门口东扩一期工程。“今年,要确保松塔水库等五项工程年底建成,确保东山供水和西山引黄工程取得突破性进展,争取吴家庄水库年内开工建设。同时,积极做好其他工程的前期工作,力争2年内全部开工建设。”


大水网全部完成后,全省总供水量将大幅提高,山西水资源开发利用由现在的“水瓶颈”转变为届时的“水支撑”。


未雨绸缪,不临渴掘井


山西南北长约680公里,东西宽约380公里,由南到北气候条件从半湿润区过渡到半干旱区,由东向西太行山、太岳山、吕梁山纵贯,阻隔了东南暖湿气流的西升北进。特殊的地理位置、地形及气候条件,决定了山西干旱灾害频繁,几乎年年有旱。新中国成立60多年来,全省有53年均发生不同程度的旱情,平均1.13年发生一次。


在大水网建设的新闻发布会上,潘军峰讲述了发生在1876—1878年的“丁戊奇荒”。


那场大旱是我省史上300年一遇的大旱。“全省1600多万人口,灾后只剩下1000万。灾情最严重的太原府,灾前人口100万,灾后仅余5万。这次大旱给山西人民带来的损失超过历史上任何一次洪水、瘟疫、战争,灾情之惨烈史无前例,对当时整个社会产生了强烈冲击,给山西人民带来极其深重的灾难。”“丁戊奇荒”是山西,也是全国近代最严重的旱灾。这次大灾以后的1900年、1920年、1928—1929年,山西都发生了大范围的较大干旱。其中1900—1901年的灾情亦属于特大旱灾,降水量、径流量为20世纪最低值,这次旱灾山西省连旱两年,死尸遍野,树皮剥尽草根吃光,仅绛州人口就减少一半。每次大旱过后都曾带来民生凋敝、百业萧条的严重后果。“连续特大干旱,导致山西经济倒退几十年,至1960年全省人口才恢复到灾前水平。”潘军峰表示,特大干旱及连续干旱,已经成为影响山西经济社会稳定发展的重要制约因素。


幸运的是,解放以来,山西尚未发生过全省性的百年一遇的特大干旱,“但是,干旱的威胁切实存在。应未雨绸缪,勿临渴掘井。”潘军峰称,十二五期间必须将我省已形成的调蓄能力和提引黄河水能力,尽快转化为具有较高保证程度的实际供水量,为此,要重点建设互联互通工程,将主要河流和主要区域性供水体系连接起来,形成纵贯南北、横跨东西、多源互补、丰枯调剂的供水网络,“在遭遇特大干旱年时,水网内部的地表水供水量可以维持在正常供水能力的70%左右,加上岩溶泉水和紧急动用的地下水,可以满足3500万城乡居民生活基本用水需求,维持关系国计民生的经济部门正常运行。”


采写: 赵丽娜


■数字解读


86亿立方米意味着什么


到2015年,大水网骨干水网基本建成后,全省包括引黄水在内的地表水供水量达到61亿立方米,其中境内地表水供水量37亿立方米,提引黄河水24亿立方米;地下水供水量将由目前的35亿立方米压减到25亿立方米。届时,全省年总供水量将达到86亿立方米。


目前,全省供水量为63亿立方米,用水量为61亿立方米,万元GDP用水量80立方米。数据显示,国内经济发展较好城市的万元GDP用水量约86立方米,“山西在全国属于节水水平较高的省份。”


按照我省十二五经济总量翻番的目标,如果保持现有万元GDP用水水平,86亿立方米难以满足经济发展需求,所以必须进一步采取节水措施,提高水资源的使用效率。


经过测算,十二五期间,只要将万元GDP用水量控制在53立方米以内,86亿立方米完全可以满足全省所需,“经过十一五的5年努力,全省万元GDP用水量已经由155立方米降到80立方米;十二五期间,把万元GDP用水量控制在53立方米完全可以实现。”潘军峰表示。